专访“千人计划”于锋老师丨“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


于锋,1981年生,山东济南人,博士,入选第十一批国家“千人计划”(新疆项目),石河子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副教授。2010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获物理化学(含:化学物理)专业理学博士学位,先后在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NTU)和新加坡化学与工程科学研究院(Institute of Chemical and Engineering Sciences, 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Research, ICES,A*STAR)做博士后研究工作。2015年入选第十一批国家“千人计划”(新疆项目),2016年入选新疆“兵团英才”(第一层次)。

于锋博士主要从事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化工绿色过程研究,特别是低温催化脱硝催化剂、废水零排放的化工绿色过程、固体含碳含硅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等方向,是新疆兵团化工绿色过程重点实验室(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新疆兵团材料化工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新疆自治区材料化工重点实验室骨干成员。在Nano Energy、ACS Catalysis、J. Mater. Chem. A、J. Power Sources、Fuel等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60余篇,其中撰写综述及评论文章6篇。迄今,他引次数1100余次,H因子为18。目前主持和参与的项目有国家863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兵团博士资金项目等。

1.1999-2003期间,您在济南大学攻读应用化学,从此便开始了化学之路,您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专业?

确切地说,不是我选择了应化这个专业,而是这个专业选择了我,当初我是被调剂到应化专业的。当然对于这一选择,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也很自豪。一是我在中学阶段非常喜欢化学,这也得益于当时我的中学化学老师,给了我很好的化学启蒙教育;二是我在大学的学习过程中,各位老师更是知识渊博、令人敬仰,我更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专业。化学改变世界,我也想改变世界。

2.您大学毕业后,在新疆参与了两年“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在博士毕业后在中科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工作,随后在新加坡读博后,然后又回到了新疆,任教于石河子大学,是什么原因让您屡次选择新疆这块土地?

2003年伴随着第一批大学生志愿西部计划,我第一次来到新疆,当时是热血青年,踌躇满志,或者说是年少轻狂、青春热血。为了当初的承诺和誓言,也为了自身的锤炼。这期间有酸楚也有幸福,有遗憾也有收获,内心也很矛盾。让我感到幸运的是我尽我所能地传授知识,但是同时也深深地感到愧疚和遗憾的是这次的支教服务太仓促,经验少不成熟,亏欠了学生们很多很多。

2005年伴随着研究生入取通知书,我到了中科院理化所进行学习。2010年毕业后,新疆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的爱人开玩笑说你这也算是“功成还乡”吧。也许在我的心里的最大理由应该是自己想弥补一下那份亏欠。于是乎加入了中科院新疆理化所,在这里也遇到了很多优秀的学长和老师。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科研水平,我便到了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和A*STAR做博士后研究工作。

2013年夏天,在北京遇到石河子大学代斌教授,谈及新疆的快速发展和石河子大学的科研氛围。猛然间,新疆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我完全被代老师的话语打动了内心,同时我也深深地感觉到在新疆我有一种归属感,一种责任感,也许命运中注定我要和新疆紧紧地联系到一起。很快,我加入了石河子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有机会在“一带一路”的核心地带新疆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这里,我感到很幸运也很踏实。我想我应该给新疆做个宣传,这是个草美羊肥、瓜果飘香、民风淳朴、真诚大方的地方;这是个资源丰富、充满机遇、蓬勃发展、和祖国命运深深相连的地方。期待更多的人关注新疆、支援新疆和选择新疆。

3. 您的研究领域包括废弃物处理及资源化利用,能否介绍一下团队目前的重点研究方向?

我们的研究团队主要从事气液固废弃物的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化工绿色过程研究工作,承担了国家千人计划、国家863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人社部留学基金、兵团创新团队、兵团博士资金等国家级和省部级项目,立足于地方特色、国家需求和世界问题,取得了一系列原创性与实用性的科研成果。经过多年的努力,课题组已经形成了特色鲜明的研究方向,例如:

低温催化脱硝新工艺:等离子体低温催化脱硝、低温稀土基脱硝催化剂的设计与应用;

水处理环境材料研究:染料废水的“零排放”的化工绿色过程研究、重金属离子废水的处理及资源化利用;

固体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工业硅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农林废弃物向生物质炭材料的转变与工业化生产。

4. 每次我见到您时,您总是满脸笑意,正能量十足,是什么让您在繁重的科研压力下一直保持这样的好心态呢?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得益于我在新疆托克逊县做志愿者和在中科院追梦剧社的那段时光。它使我明白了无论是在学习、生活、还是在工作中,“没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员”。它也将激励着我不断学习和进步。

还有就是保持长跑运动的好习惯。我每次跑步后,都会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据说人的大脑会在一定的运动后产生一种叫内啡肽的物质,可以使人感到身心放松和心情愉悦。这种内啡肽也被称为“快乐激素”,还可以帮助人来派遣压力、舒缓郁闷和减轻抑郁等。

5. 您在中科院理化所取得博士学位,并且拥有非常丰富的海外学术交流经验,在您看来新疆和内地以及海外在学术科研领域有哪些差异?

目前,我个人最有感触的是以下三点:

首先,国外的底子厚起点高,在很多领域都处在领先地位。我国虽然底子薄起步晚,但是在国家和地方的支持下发展迅速。当前,国内某些领域的研究水平已经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

其次,新疆位于我国的西北部,地大物博、资源丰富,地处欧亚中心。煤、天然气、石油等资源均居全国首位,此外矿产资源种类繁多。但是,长期以来整体科研投入较少、人才流失严重等原因,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力量都很薄弱,远远落后于内地省份,也是造成新疆发展相对滞后的原因之一。

第三,近年来,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宏伟战略蓝图,新疆位于核心地带。国家对新疆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和投入,内地各省份也加大了对新疆的援助,新疆地区的科研水平也在迅速发展,形成了自己的一些特色,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赞扬。例如,石河子大学代斌教授领衔的乙炔化工,立足于新疆特有的煤炭资源,围绕煤化工和绿色化工过程,开展了乙炔化工的研究工作,例如乙炔氢氯化、乙炔水合、乙炔二聚等,为新疆兵团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开辟了一条新的路径。

6. 您在研究生期间是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的,当时有没有什么梦想呢?

我的印象中,研究生期间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外,所有的时间都分配给了健身、看文献、做实验、写文章。为什么一定要强调健身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光靠吃饭只能满足身体的基本要求,适量的运动可以大幅度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更好地去做科研。所以,一定要拿出一部分时间做运动,然后,大部分的时间来做科研。

当然,梦想也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我在研究生期间最大的梦想,就是要保质保量地完成导师交给的研究课题,希望自己能够在所做的研究领域有所贡献和突破,期待有一天能够为导师独当一面。

7. 作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能否给材料科研领域的青年人才提一些建议?

我个人更看重的是“观天看地、脚踏实地”。所谓观天,就是要了解自己研究领域的国内外同行的研究现状和进展,把握世界最前沿的研究动态,定位自己的科研道路。所谓看地,就是要结合自身所在的科研环境和区域需求,梳理自己的科研方向。所谓脚踏实地,就是在经过一番调研和论证后,一旦找准了方向,就要一往无前、锲而不舍地去实现它。最忌讳的莫过于天天找热点、自己没特点。所以对于自己找准的方向不要轻言放弃,更不要见异思迁。只有如此,方可达到“做人专心、做事专业”的境界。

本文由材料人编辑部石河子大学分站王义西访谈编辑,感谢特邀作者吴禹翰与分站站务刘畅的支持配合。

分享到